从直播工具到在线教室——ClassIn的介绍
时间: 2019-07-17

  香港马会资料大全网【芥末堆注】本文来自芥末堆通关计划“Founder站出来”的投稿,作者为翼鸥教育创始人宋军波。

  这个小故事用在今天的产品介绍上,带有太强的“装逼”成分。但事实就是如此。我还不知道如何修到“礼佛”的境界,但是我知道ClassIN不是一个直播工具,它是在线教室,是一种教学的场景。

  先来看我们的实验校设计的一节RAZ-KIDS课程。这一节是分级阅读中第一级的一本书。

  1) 朗读课文。i. 老师领读,孩子们跟读;ii. 读的比较好的孩子领读,其他孩子跟读;iii. 比较弱的孩子单独读,遇到困难时其他孩子或老师帮忙;

  2) Fluency环节. I.老师移动一个小动物到卡车上,孩子们读出这个行为对应的句子,最后老师把卡车与动物全部移去,孩子们读出The animals go; II. 老师在课文中圈出一句话,一个孩子念出,并移动对应小动物到车上。

  3) Comprehension. I.用思维导图中的泡泡图,讲农场动物这个集合的概念。老师问,学生们答,将对应的动物拖到泡泡里。II. 老师会问恐龙是不是? III. 开放式问题:老师会问公鸡是不是? 需要老师引导孩子们:“已经没有位置了?怎么办呢? 孩子们会思考:“可以把鸡与鸭放在一起,也可以再画一条线出来,把公鸡装进去。

  课后:这是第一节课,需要让孩子们熟悉教室的操作功能,因此老师布置的课后作业是拖动各种小动物到自己的农场里。

  从内容方面讲,这是很简单的一课。我们在ClassIn的课堂里看到的了什么呢?

  有老师与学生、学生与学生一起的互动。老师可以在教室里,老师也可以不在教室里。甚至可以一个学生单独在教室里。有知识的传递,有知识的内化,我们更希望还能够有知识的应用与创新。

  这只是ClasssIn的课堂。在我们的一丢丢实验校中,正在探讨更多在线教学的东西。课前可以作预习,由助教或班里的班长带着大家做预习;课堂上有更多的充满想象力的教学;课后,学生们可以在纸面上做作业,作完了直接拍照就放在教室的桌面上,自由讨论。以K12的学科为例,学生可以在教室里被老师直接叫起来回答问题。可以被老师讲到讲台上写自己的答题过程。如果学生觉得不方便,可以在纸上答,如果老师想看,摄像头得调一下角度。答完了手机一拍或者直接在摄像头前一拍,就可以被老师放在黑板上狂批了。上完课,老师扔下几份卷子,自己讲别的课继续赚钱去了。让学生们在镜头前做卷子,做完了,拍照到作业系统中,下一节课老师针对性地再讲。

  我们还在逐步探讨教室外的东西。有社群,有学习小组,有非计划性的教学(如答疑与讨论)。我们现在试验的家庭阅读活动,在130的群里有50人参加活动。

  所以,ClassIN里,在ClassIn的教室内与教室外,你看得到的是不同的教学教景,看到的是人与人,人与学习,人与教学。如同你进到一个庙里一样,你看到的是氛围而不是石头砖头木头。

  教学机构,可以利用ClassIn来建立在线学习的场景。无论是混和式教学,还是翻转课堂,还是AltSchool。再举个例子:我们考虑过一套分级阅读教学的体系。在AA-Z2的29个级别里,我们每个级别都有基础阅读与兴趣阅读,兴趣阅读里恐龙,故事,音乐,绘画,太空,逻辑,文学等部分。每个孩子入学时测试进入到不同的级别,选择自己喜欢的兴趣阅读,如果在定期测试或自我要求测试,老师认为可以升级,学生会进入到下一个级别的不同班里。昨天一个朋友还对我说:“可以动态分析每个孩子的学习情况,如某个孩子的P的Phonics不足,可以有针对每个孩子特殊的短期课。”

  为什么ClassIn能够实现由工具到场景的转变? 我认为,这是因为我们坚持了一些教育的理念。有三个理念是我们坚持的:1)教室是每个人的舞台,而不仅是老师的个人秀场;2)教室是充满想象力与创新力的地方,是大脑激发之所;3)在线教室要联接知识的海洋,能够联接到互联网上的所有知识节点。教室是每个人的舞台。

  所以多路音视频技术是必须的,自由放大与拖动任一路视频也是必须的。我们的教室在技术与功能上并不区分老师与学生,只是根据教学要求来进行权限分配。教室是学生的舞台,教室里就必须有学生的脸,有学生的声音,学生可以象老师一样上台讲课秀自己,可以给其他学生显示自己的文件,学生可以领导其他学生,可以与其他学生协作或争论。这不仅是知识的内化所必须的功能,也是人格成长所必须的功能。

  我们在研发初期,一个朋友对我们说,只需要做个老师露脸的东西就好了。我们的学生们在聊天室里玩的很High。我看了一下他们用现在直播工具上的课,聊天室是唯一的互动之所,对话是:“老师露个脸,老师今天长得真丑,老师笑一个。”。我只能说,这样的课程,是学生不能要脸的课程,这些课程不能是行业的主流。

  我认为,我们的在线教室,不能培养一群屌丝出来,或者说不能只培养人性中屌丝的一面。一个真正的在线教室,一定是老师与学生之间的人权是平等的,一定是每个人在其他人面前展示自己小脸的舞台。在刚才的示范里,优秀的孩子用领读这种方式展示他的优秀,弱一点的孩子可以得到老师与其他同学的帮助。只有这样的在线教室,才是真正的教室,才是真正的教学。

  我们高度重视板书教学,在此基础上,我们的在线教室里开发了Mind Blackboard。我喜欢Coursera上一些课程,在我看来,目前的PPT被滥用了,板书是建构教学重要的功能。我们的Mind Blackboard, 可以写板书,画线,打字。而且可以多人一起写字。可以贴图片,可以截屏。Mind Blackboard可以无限下拉,可以保存上面的板书,还可以加载板书文件。

  在这样功能的Mind Blackboard上,你可以看到无限的创造性思维。

  Mind Blackboard的功能目前只是1.0版本,我们还在规划更强大的,可以放飞想象力与创造力的Mind Blackboard,Mind Blackboard可以是三维的,可以打开,可以与VR与语言识别技术结合。创始力无限,Mind Blackboard也会是无限的。

  这个其实是简单的。我们希望能够ClassIn能够与一个教学资源与教师培训平台形成互动。这个平台的名字是TeacherIN。在TeacherIn上采用UGC或PCG的方式,形成丰富的教学资源库,形成每一节课的Teaching Plan,还有不同风格老师的优秀教学视频。我们可以看到人教版第一课的在线教学课程,上面有素材,有板书文件,有音频与视频,有教学指导,有中教,有外教,有针对乡村孩子的示范视频,有针对北京孩子的示范视频。这个事情有些大,比较复杂,并非是技术上的复杂,而是商业规则的复杂。因为这需要建构整个行业教材的版权授权模型,所以这事情,大家也就听听。但是,这个是行业发展的必然。ClassIn的推广,必然会产生出TeacherIn。而ClassIn的推广,也需要一个TeacherIn。

  在线教室,是在线教室爆发的节点。这一点,我想不用扯太多了,大家都是行业里的人,非常清楚的。在线教室,我认为在语言领域与K12领域都会快速发展,但这并不是在线教室最大的应用场景。ClassIn最大的应用场景是在海里,也就是体制内,最大的应用方向不是培训领域,而是在真正的教育领域。

  我有时候觉得,ClassIn与其是我们发明的,不如说是我们发现的。因为我们自己都没有能够完全理解ClassIn在教学中的应用场景。我与行业里的伙伴们聊,很多次他们从另外的场景给了我们启发与支持。

  我们很庆幸,我们开了一年实验校,这对于我们理解我们自己的产品。对行业内的伙伴是开放透明的。无论是培训机构还是外教基地,还是各平台什么的。我们自己老师所有的教学的课件与教学的视频,都会开放给每一个来实验校的伙伴。线下机构的伙伴们,大家都可以安排老师来我们这里一起探讨与学习,这个事情我们与腾跃的常校一起合作。我们也欢迎机构们带着学生给我们的实验校,一起进行教研教学,不过现在我们合格老师很少,已经满负荷了。我们不会对C端直接招生。我们会帮助机构进行归属机构的海外老师基地建设与培训,当然你们找我们海外老师基地的合作伙伴我们更喜欢,他们合格的老师远比我们多,我们仅需要向他们提供一些培训支持,他们对教室的应用就比我们强了。ClassIn的成熟是需要行业各机构一起努力的,我很知道开放是ClassIN取得发展与立足的唯一之路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